宁波晚报•数字报刊平台

发布日期:2021-09-30 06:3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国仪量子打造磁学研究新利器QDAFM打开二维磁性材,中秋节刚过,但有关月饼的投诉却多了起来。记者发现,多数投诉集中在一个点上:有了月饼券,提货点却迟迟无法兑现。更有甚者,中秋节都过了,月饼还没有拿到……

  每逢中秋节,各大酒店、商场泛滥成灾的月饼票里,究竟隐藏了哪些奥秘?记者进行了调查和探访。

  姚女士在中秋节之前要给单位的员工发福利,手里一共有60张阳光豪生大酒店的月饼券。她在9月19日一大早来到酒店,要求兑换月饼,可是当时酒店大堂里只有零星几盒月饼。

  “我当时也比较着急,因为除了本地员工之外,我还要邮寄给外地的客户,当天必须要拿到这些月饼,不然时间就来不及了。”姚女士告诉记者。当时,她和酒店工作人员进行了交涉,对方表示月饼并不是他们酒店生产的,而是委托第三方厂家生产,目前供货不足,让她等一等。结果等到下午2点多,酒店方面才拿来51盒月饼,还是凑不齐60盒。在姚女士的一再坚持和催促下,到了当天下午4点多钟,酒店终于把这60盒月饼全数交给了姚女士。

  市民张女士手里有一张宁波港城华邑酒店的月饼券,劵后面印着可以到鄞州某大酒店后门提货点拿月饼。但是9月19日她赶到提货点时,却已经没有月饼了,无法提货。经过一番周折之后,张女士终于在第二天从位于高新区的另外一个提货点拿到了月饼。

  以上两位经过一番折腾好歹还拿到了月饼,可是市民余女士直到过了中秋节,还是没有拿到月饼。余女士的丈夫李先生告诉记者:“我们住在北仑,朋友送来一张中信宁波国际大酒店的月饼券,其中一个提货点就在北仑。我们9月17日去提货,发现这个点根本没有月饼,后与酒店反映无果,只是让我留了电话,却一直没有回复。”直到中秋节过完了,月饼还是没有拿到。

  就此,记者采访了上述几家酒店的相关负责人。他们表示,酒店的月饼都是委托第三方工厂生产的。而且提货点除了酒店之外,还会有其他的门店。由于在具体的操作过程中,存在一定的沟通问题,给消费者造成了不便。

  中信宁波国际大酒店餐饮部负责人王经理告诉记者,他们在全市共有10个提货点。“目前看来,北仑反映的问题比较多,我们也会汇总信息,进行及时处理,必要时会对相关的提货点进行撤并和调整。”王经理告诉记者,通过和消费者的沟通协商,已经退还了余女士200元,并表示了歉意,也获得了对方的谅解。

  记者从一位五星级酒店的餐饮部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,每到中秋节,相关的月饼券投诉确实也会让他们头疼。“除了个别高星级酒店自己有工厂制作月饼以外,其他酒店的月饼几乎都是委托第三方工厂生产的,因此在具体的生产数量和月饼券的发放上会存在一定的误差。”这位负责人说,一般来说酒店发出的月饼券会多于实际的生产量,最大的原因就在于营销策略。

  “因为不是所有的券最后都会有人去领月饼的,有的就是市面上流通一下,最后又回流了,实际上没有生产那么多月饼,但是各方都得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。”这位负责人直言不讳。

  据宁波专门做礼品生意的业内人士阿澈表示,每年的月饼券,流通其实都是要大于实际生产数量的。

  “酒店月饼每年都是被大批发商买断的。”阿澈说,一般来说,由于营销手段的需要,大批发商会支付给各大酒店一笔品牌使用费,然后让食品厂代加工,制作一定数量的月饼,打上酒店的商标,用于送礼等用途。

  “一般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,月饼券肯定是多印的。最多的时候会达到实际生产量的2倍以上,但是最近两年来市场行情不好,再加上社区团购的兴起,渠道增多,因此月饼券数量有所下降,但是总体还是多于生产量。”阿澈透露说。

  “月饼券是个很神奇的产物,厂商印100元月饼券,65元卖给了经销商,经销商80元卖给了消费者A,A将月饼券送给B,B以40元卖给了黄牛,厂商最后以50元向黄牛收购。没生产月饼,厂商赚了15元,经销商赚了15元,A送人情,B赚40元,黄牛赚10元。厂家只需要生产月饼券就行了。除了月饼券和黄牛的劳动外什么都没生产,也几乎没有消耗,却产生了GDP!这就是月饼证券化……就是这么神奇。这就是虚拟经济,没有财富产生却有金钱到手。”

  “这则段子尽管有些偏颇,但基本上反映了月饼券的运作流程。作为一种代金券,当它一旦沦为资本‘炒作’的工具,就背离了其发行的初衷,难免会被人利用,进而损害消费者的权益。”一位业内人士这样评价。

  那么,如果月饼领完了,多出来的月饼券怎么处理呢?“因为酒店为了声誉,都会回收这些月饼券,一般会以同等价位物品兑换,比如给没有拿到月饼的消费者一些自助餐券用作抵扣等。”阿澈表示,虽然黄牛的存在也会影响月饼券的流通,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市场行情。

  随着市场越来越透明,以及销售渠道的增多,近年来月饼券证券化的趋势在慢慢减弱。“但是,只要市场还在,需求还在www.ynt5.com.cn,这个现象就很难完全消亡,要看的就是一个各方平衡问题。”阿澈这样对记者说。